您的位置:首页  »  【姐姐饶命】(13)【作者:一个人】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姐姐的高跟鞋已经踩到了我的子孙袋上,轻轻柔柔的用那诱人的鞋底花纹摩擦着我的子孙袋,一脸不屑的说道:「踩烂了又怎样?不过姐姐我今天要用更加好玩的办法来玩你的小弟弟,来吧,反抗是没用的!」

  「姐姐……饶命啊!!!」我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姐姐对于我的哀求根本不予理会,一脚将我的小弟弟反踩到板子上,鞋跟着地慢慢的将我的小弟弟踩着,直到我的小弟弟几乎在她的脚下和板子重合!鞋底很坚硬,至少对于我的小弟弟来说是这样,就在我感觉到姐姐就快把我的小弟弟给踩成一滩肉泥的时候她又慢慢的以鞋跟为支点抬起脚来。 `

  我的小弟弟也随之翘起。姐姐还不忘打趣的说道:「你的小弟弟很厉害啊!居然可以把我的高跟鞋翘起,看来是太小瞧你了,应该更加狠的踩它才行啊!」
  「姐……姐姐……姐姐姐……,饶命啊,您脚下留情啊,要不然我这小弟弟早就成为你脚下的一滩烂泥了。」我知道姐姐的习惯就是喜欢在揉虐折磨人的时候语言挑逗几句,那样姐姐说她很享受奴隶在她脚下那担惊受怕的样子。

  我的小弟弟上已经是青筋暴起,子孙袋也紧紧的收缩着,似乎是害怕姐姐会直接一脚跺下来把我子孙袋里的蛋给踩爆了。还好,姐姐没有继续揉虐我的小弟弟,而是在接连踩了几下后挪开了踩在我小弟弟上的玉足。

  一脱离了姐姐高跟鞋的束缚我的小弟弟立马一柱擎天的挺立着,姐姐慢慢的把高跟鞋挪到了我小弟弟的根部,那泛着金属光泽的高跟鞋和我的小弟弟比邻而立,我的小弟弟贴着姐姐的高跟鞋跟。

  姐姐看了看我的小弟弟有些遗憾的说道:「看吧,你小弟弟不够长啊,姐姐我的高跟鞋跟可比你的小弟弟要长一些啊,一会姐姐我要把高跟鞋跟踩进你的尿道里,可能会把你小弟弟给踩穿的!」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大哦哦事情的严重性,可一切都已经晚了!我早就该知道,姐姐的那双高跟鞋就不是用来穿的那就是刑具啊!可事后我才发觉姐姐的残忍还不止于此。

  「来吧,姐姐的高跟鞋跟要进入你的小弟弟里了,准备好了吗?」

  话音未落姐姐那尖利的高跟鞋跟就已经踩到了我那泛红的小弟弟顶端,姐姐还扭动脚踝诱惑了我两下:「姐姐的高跟鞋好不好看呀!放心,一会就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姐姐我的高跟鞋!可不要乱动啊,要不然姐姐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我只能屏住呼吸等待着姐姐高跟鞋的揉虐。小弟弟被姐姐揉虐得已经快到极限了,只能默默地等待着姐姐的惩罚,不一会小弟弟上就感觉到了一股凉意,害得我菊花一紧。只见姐姐的高跟鞋跟已经顺着我尿道上的缝慢慢的进入了我的小弟弟里,姐姐的动作很慢,除了一股凉意外就是一股舒爽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按照道理来说有异物进入小弟弟里不是应该痛不欲生吗?

  姐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冷笑一声说道:「那是你姐姐我脚上的这双高跟鞋跟很尖利,很细,要是换一双粗一些的,那可就是直接踩烂你的小弟弟了。」
  感觉到了姐姐的高跟鞋跟已经快要没入一半到我小弟弟里了,那个类似于涨尿的感觉更加明显了,眼见姐姐的高跟鞋跟一点一点的没入我的小弟弟我也开始发出一阵轻微的呻吟声了,我保证我不故意的,的确很舒服,当然了,主要是姐姐技术好。

  「哎呦喂,你还真当我是在给你服务啊!」姐姐有些恼怒于我如此舒爽的叫声,玉足轻轻地颤抖了一下,顿时,一股专心的疼痛感瞬间从小弟弟上传来,害的我那原本就青筋凸起的小弟弟更加泛着一丝乌青。

  「再叫我就在你小弟弟里摆动,再惹我生气我就直接把你的小弟弟给挑出来!」
  说话间姐姐的高跟鞋跟已经快要完全没入我的小弟弟里了,姐姐保持着这个姿势,然后用另外一只早就踩在我小弟弟上的高跟鞋慢慢的碾动着我的子孙袋,我脑子里嗡的一下想起了在里的时候姐姐也是这样把她脚下的那个奴隶给废掉的,顿时冷汗直流。

  姐姐可没管我这么多,一只脚不停的碾动着我的子孙袋,里面的蛋就像是两颗随时可能被姐姐一脚踩爆的肉球一般在姐姐的高跟鞋下无助的滚动着,子孙袋已经完全被姐姐给踩软了,里面积攒着的精华也被姐姐一点一点的榨了出来,只不过喷出精华的道路也被姐姐的高跟鞋跟给堵住了。

  「以后听话吗?」姐姐这个时候开始和我谈条件了。

  这个时候我哪敢忤逆她的话连忙答应道:「以后我就是姐姐您脚下的一条狗,姐姐,饶命啊!」

  「嗯,那就对了,以后我叫你做什么你就要照做,记着,你不过是我脚下的一条狗而已,不同的是我很宠爱你这条狗,不过主人随时可以杀了你!」姐姐的表情很是严肃,脸上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可我能够感觉得到姐姐的认真!

  也就在这个时候,姐姐踩在我小弟弟里的高跟鞋跟慢慢的在往外拔了,因为高跟鞋跟已经在我小弟弟里呆了一会了,所以刚才的那股凉爽的感觉不那么明显了,取而代之的是那股即将要喷涌而出的精华。!

  姐姐的高跟鞋跟已经将要完全的拔出来了,在她鞋跟和我小弟弟接触的地方都已经渗出了一丝液体,可姐姐就是不拔出来,一脸憋死你的样子看着我,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姐姐………」

  我话还没说完姐姐就抬脚抽出了已经在我小弟弟里呆了快二十分钟的高
  跟鞋跟,顿时,一大股浓浓的精华喷涌而出,对着天花板就喷了上去,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最爽的一次了,一股接着一股,精华就像是喷泉一样喷了出来。
  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姐姐那如丝般柔滑的乌黑秀发上居然也沾染了些许我刚才喷出的精华,再仔细一看,更不得了了,姐姐的身上和那洁白的手臂上似乎都有。我暗叫一声出大事了,姐姐平时可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啊!
  「姐姐……饶命啊……!」小弟弟疼了好几天,早上起来都是软的,现在看见桌子就一直蛋疼。我也感觉到了姐姐这几天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可具体哪里不对劲我又说不出来。也许只是我的幻觉吧,我如是安慰着自己。

  按照老习惯一早就起床了,可一到客厅我就彻底的不淡定了,只见姐姐手里拿着一条黑色的连裤袜在我眼前晃了两下后淡淡的说道:「把内裤脱了,把这个穿上……

  我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就是不动,姐姐抬脚就踢了过来,我连忙双手将她的玉足捧在手里,手指轻轻地按压,给她按摩玉足,姐姐倒也配合,灵活的脚趾在白丝袜里不安分的扭动着。

  姐姐一脸享受的说道:「嗯!真不错,技术不错吗!不过快点穿!」

  「打死都不穿!」

  「好吧,那我打死你吧!」姐姐顺势收回玉足,挽起印花白色卫衣的袖子露出粉拳就准备开打。最后一如我以往和姐姐意见相左那样,只能屈服。穿上姐姐的黑色裤袜突然感觉还是不错嘛!柔滑的感觉紧绷着的小弟弟,就像是以前姐姐轻轻柔柔的用玉足按压我小弟弟那样。

  小弟弟一直被裤袜勒着,虽然感觉很不错,可毕竟有些累,最重要的是被薄薄的裤袜包裹着的腿感觉很凉快!

  姐姐的嘴角带着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围着我转了两圈后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条狗链子,不顾我的反对给我把狗链子套到了脖子上,双手扶着我的肩膀撇了撇嘴在我耳边轻轻柔柔的说道:「这样就不错,以后就这样好吗?成为姐姐的宠物?」- 「姐,今天怎么了?昨天没睡好吗?洗洗睡吧!」在姐姐那明亮的眸子里我看到了一丝异样,一丝危险,潜意识告诉我离姐姐越远越好!,我想挣脱姐姐按着我肩膀的双手,可一切都是徒劳的,姐姐那双芊芊玉手将我控制着,叹了口气说道:「老老实实的最好了,我不想你死,所以我让你最后彻彻底底的爽一次,然后要把你阉了,让你变成我身边的一条狗!」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了一声沉闷的响声和小弟弟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再就是姐姐那泛红的眼眶。

  姐姐的膝盖精准而狠毒的踢到了我的小弟弟上,我双手捂着小弟弟顺势就倒到了地上。姐姐转身过去把那双以前我见过的黑色过膝高跟靴穿上,一股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潜意识告诉我现在最好是爬出门去。

  『哒哒』的高跟靴跟踩踏在地面上的声音由远及近,姐姐蹲下身来伸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说道:「这些年我对你不错吧?我妈对你爸也不错吧?可惜啊,你爸最后还是背叛我妈了,你呢?刘玥给了你什么?值得你把我也给出卖了?」
  我突然恍悟,看来姐姐早就知道了,的确,刘玥让我把姐姐的行踪告诉给她,我大概知道她想干什么,不就是不服气想争学校老大吗?可我对姐姐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于是和刘玥达成了交易,我用姐姐的行踪换取她玉足的按摩。
  「姐!我……,对不起!姐,以后,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求求你了,姐!」我强忍着小弟弟上的疼痛,起身想抱着姐姐。以前就是这样,她会说一句『这笔账我记着了,以后再说』然后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可就在我扑过去的时候姐姐淡然一笑躲开了,不过我还是抱着东西了,我双手将她的高跟靴死死地抱着,将脸凑过去蹭了蹭。

  「哎,其实从小时候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我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你会死在我脚下,可随着我们俩相处的日子越长我就越不想这件事发生,现在已经是我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的结局了,你爸已经被我妈做成人彘放在盐水里泡着了。」说完姐姐两腿瞬间用力挣脱了我的怀抱,左脚一脚踩到了我小弟弟上,坚硬的靴底和那紧绷着的,包裹着我小弟弟的丝袜使我的欲望达到了顶点!

  左右碾动几下后我就有了快要喷发的前兆了,姐姐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轻轻地踢着我的小弟弟,尖利的靴尖不停的踢在我那坚硬的小弟弟和柔软的子孙袋上,那感觉很是酥爽,一股股热流积聚于小弟弟里,姐姐踮起脚尖踩在我小弟弟上用力一碾,那积聚的精华就这样被姐姐给榨了出来!

  乳白色的精华瞬间沁湿了裤袜,姐姐抿着嘴唇换了个姿势,站到我的两腿之间踮起脚尖继续揉虐我的小弟弟,而我则是双手抱着姐姐的高跟靴,用脸去蹭着姐姐的腿,这已经是我能够做的唯一的事了,我心里也清楚,今天恐怕是难逃一劫了。

  姐姐的脚碾动的频率很快,一股股的精华也在她的脚下被榨了出来。裤袜被我的精华完全沁湿了,小弟弟已经是没有什么可以榨出来的了,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以前姐姐玩我小弟弟的时候那真的是没用力呀,那就当是按摩一样。

  「好了,舒服了吧,接下来就忍着吧,记着不要叫得太惨,你知道的,奴隶叫得越凄惨越能激发出我虐死的本能,对吧?」

  姐姐又碾了两下我的小弟弟,我都能干受到小弟弟的根部里面那一阵阵的刺痛,那是被榨干了精华还想继续榨而产生的。下体已经没有了喷出精华时的舒爽感觉,完全完全就像是针扎一样。

  「姐姐,行了吧?我已经被你的高跟靴榨干了,姐……饶命啊……!」我依旧双手抱着姐姐的高跟靴,仰视着她求饶。

  「好好抱着姐姐的靴子,疼的话一定要记得忍着。」话音刚落,姐姐就把踩在我小弟弟上的靴子朝前挪了点,踩到了我的肚子上,然后慢慢地落下靴跟,尖利的靴跟慢慢的没入了我的小弟弟上!

  因为小弟弟被黑裤袜包裹着没法动弹,所以当我感觉到一股凉意的时候已经迟了,姐姐的高跟靴跟已经顺着我小弟弟的中段插了进来,姐姐扭动着脚踝以高跟靴跟为支点翘起玉足,狠狠地用力把靴跟踩进我小弟弟里。那种疼痛才是钻心的。

  我双手死死的抱着姐姐的高跟靴想以此来减轻小弟弟上的疼痛,可一切在姐姐高跟靴的摧毁下都是徒劳的!

  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姐姐的高跟靴跟已经穿透了我的小弟弟,正在进入我的子孙袋。「姐!不要啊!求求你,求求你了,姐!」我双腿不停的摆动着,在姐姐脚下无助的挣扎着。

  「没事的,忍一会就过去了,我会很小心的阉了你的!」姐姐的话说得很慢,每说一句便加大脚下的力道一分,直到整个靴跟刺穿了我的子孙袋,现在我的小弟弟和子孙袋已经被姐姐的高跟靴跟完全刺穿,串在了一起。

  姐姐还在继续扭动脚踝,一直到靴跟已经不见,远远地看上去就像是姐姐穿着一双平底靴踩在我小弟弟上一样,可我心里却清楚,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已经完全没入我的下体里了!

  「啊!姐姐,饶命………」- 没给我继续说话的机会,姐姐快速的抽出了高跟靴,我能够清楚的看见姐姐靴跟上滴落的血滴和我下体喷出来的一股血柱,血喷到了姐姐身上,也喷到了姐姐脸上,姐姐那粉嫩的舌头伸出来舔了舔,眼神里那彻骨的寒意已经告诉了我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姐姐带着笑意又快速的一脚踩了下来,这次依旧的靴跟,只是地方不一样了,这次是斜着踩了下来,几乎贯穿了我半根小弟弟。踩进来后扭动脚踝又抽了出去,趁着血孩没喷出去的时候又是一脚踩了下来!

  渐渐地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下体也感到了一阵阵的凉意,小弟弟已经在姐姐的高跟靴下被踩出了一个个深深的血洞,子孙袋里的蛋也被姐姐踩得差不多快烂了。姐姐可能也觉得差不多了,抬脚对着我小弟弟的根部就是一脚踩了下来,高跟靴跟顺着我小弟弟的根部穿透了子孙袋,姐姐一边扭动脚踝一边说道:「以后就这样吧,把你阉了你就不会有什么杂念了,以后你渴了就喝姐姐的圣水,有时候也会赏你一些圣液,不过要你用舌头来服侍我才行。饿了就吃姐姐的黄金吧,我吃的东西在我肚子里消化了就喂你,怎么样?」!

  说完姐姐朝外挪动高跟靴,那贯穿了我小弟弟和子孙袋的高跟靴跟用力的往外拉着,我原本已经疼得晕了过去,可又被这一拉疼得醒了过来。那是一种活生生的把身体的一部分扯开的感觉,拉扯了一会后姐姐突然停了下来,扭动脚踝不停的搅动我的下体。我知道自己是被姐姐给阉了。

  可这还没完,姐姐抽出高跟靴跟,看着我那已经满是血洞已经是废掉了的小弟弟说道:「姐姐来帮你把它彻底的搞掉吧!」

  姐姐的高跟靴前端覆盖在我那已经烂掉了的小弟弟上,踮起脚尖踩了下来,慢慢的,慢慢的,直到靴底和地面重合。碾动几下用力朝后了拉,地上满是被踩成了烂泥的小弟弟。我已经是彻底晕了过去。!

  「哎,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我再帮帮你吧。」姐姐从厨房拿来了一包盐,打开后全都倒在了我那空荡荡的下体上,然后继续用高跟靴跟搅动着!,!!
  「姐姐!饶命啊!」我惊叫一声后是彻底失去了意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